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书中自有糖果屋 > 第十五章 哥哥,我十块钱买走你的不开心
    “你不想要电脑吗?”

    吴思凡看着无所谓的老哥。

    “不让玩游戏对我来说有没有没区别。”

    吴思明装的很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玩游戏,你看看网吧是正常人去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吴思凡好心累,老妈说想要电脑好好表现,老哥也让看她表现,她好难呀!

    “去的人多了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去网吧的学生十个有九个学渣。”

    “学渣快乐啊!”

    “只是眼前,现在图快乐,以后就会加倍痛苦,咱又不是富二代,你现在不努力的话,未来不仅自己痛苦,还会把痛苦延续给自己的家庭和下一代。”吴思凡一副很懂的样子,“而且学习有那么痛苦吗?只要静下心来也乐在其中。”

    老妹儿的理论水平还是在线的,吴思明不逗她了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吴思明和吴思凡洗完碗,老妈发月例,吴思明瞅着老妈手里的二百五十块钱道,“人做生意还不做二百五的生意,妈你无形之中把我往那个方向引导。”

    刘玉梅瞥了眼,又丢给兔崽子十块钱。

    吴思明还期望着老妈给涨到三百块钱呢,想多了。

    “明天给同桌还一百,零花钱就差不多了,”吴思明诉苦,老妈置若罔闻,吴思明叹了口气,突然想起一回事,“对了,上周订了英语报的钱还没给我,我说怎么欠了那么多债。”

    刘玉梅道:“谁知道你订了没,报纸拿回来再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给老师说报纸发下来我再给钱吗?”吴思明没好气的道,“你打电话问我同桌。”

    刘玉梅跟兔崽子开玩笑呢,兔崽子在这方面并不是个说谎的人,不过她还是问路漫兮的电话多少,当然没打出去,只是把路漫兮电话存着,以后万一有个什么事方便联系。

    “报纸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二十八。”

    吴思明如实道。

    刘玉梅零钱不够,钱包里抽出一张五十的,让吴思明找,吴思明说没有二十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调开五十。”

    吴思凡欠揍的说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吴思明给了妹妹一个特别温柔的眼神,拿自己的五十递给她道:“那你给哥调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零钱好像不够五十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一股绵里藏刀的威胁气息,吴思凡立即改嘴,心里好憋屈,等家里电脑买了看老哥继续豪横,小女子报仇十年不晚。

    老吴心疼的看着小棉袄,因为买电脑的事,现在被她哥牵着鼻子。

    正当吴思明以为老妈给他五十块钱的时候,事实证明他又想多了,只见老妈默默的把五十的装回,拿了张二十给他。

    “妈你这,不多给就行了,还少给。”

    吴思明当即就气急败坏了,差点跳起来,老妈开玩笑吧。

    吴思凡心里舒服极了,差点没忍住笑喷,她憋着嘴转向电视,假装看电视失笑,她指着电视,“咯咯咯咯咯,爸你看,曾小贤好逗吖。”

    吴思明瞧了眼电视,爱情公寓看多少遍了有那么好笑吗。

    “刚不是多给了你十块吗?”

    刘玉梅把钱丢兔崽子腿上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我以后不订资料了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家,老妈是至高无上的神,这会轮到吴思明憋屈了,他把钱捡起。

    “那你别订,能把课本和练习册认真完成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刘玉梅可不吃儿子这套,孩子该宠时候宠,有些毛病绝不能给养成,比如跟家里三天两头的要钱、讨价还价,孩子就要有孩子的样儿,多给点钱倒没什么,主要是别给兔崽子宠坏了。

    吴思明算了一下,现在有三百三。

    明天给路漫兮还一百,后天饭卡充一百,还好。

    “思凡现在也别一心想着攒钱,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吃饭上别省。”

    刘玉梅又给闺女二百,给女儿多少都放心,不用担心女儿会乱花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吴思凡把钱攥手里,感觉好多,她心里想改天买个口很狭窄的储罐,钱折着放进去就出不来了,打碎才能取出来那种储罐,或者可以上锁的小箱子。

    “妈明天多做点做红烧肉和瘦肉丝冰箱里放着,你们中午不想学校吃回来肉丝跟菜再炒一个,红烧肉热一下就行。”

    刘玉梅叮嘱兄妹俩。

    “再多做些丸子什么的放着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吴思明其实有个红烧热就行了,再买两馍或蒸个米饭午饭就完美解决。

    “下次做。”刘玉梅对吴思明道:“自己的钱省着点花,别惦记思凡的。”

    “儿子跟女儿待遇都不一样,让凡别省,到我这儿就省着花。”吴思明纳闷的道:“这就所谓儿要穷养吧。”

    “道理的确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搂着小棉袄半天不啃声的老吴突然补了一刀。

    “你要全花在吃饭和学习上我也不说。”

    刘玉梅不想理兔崽子。

    吴思明无语了,一个月二三百块钱放开花能怎么花。

    四人一个电视,老吴看什么都行,吴思凡想看爱情公寓,刘玉梅要看铁梨花,吴思凡眼巴巴的把遥控器交出,吴思明发言的资格都没有,早早回卧室了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十块钱买走你的不开心。”

    吴思凡进去看着自己床铺躺的老哥,掏出十块钱。

    吴思明试探的拿过钱,看妹妹真准备给,他把钱丢在妹妹床上,他还没有到见钱眼开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我多做几顿饭就给你省下了。”

    吴思凡拖鞋脱了,上去双腿盘坐在老哥旁边哄,她学校离家特别近,家所在小区跟学校只隔一堵墙,去学校需要从小区出去绕的走街,也就几分钟而已。

    “傻妹儿,哥差的不是那点钱。”

    吴思明提起手扯老妹儿的脸。

    第二天星期天,吴思明早上八点二十起床,老妹儿刚从卫生间回来,吴思明让她去阳台帮忙拿校服。

    “你周末去学校竟然可以这么积极,我真怀疑你是去学校学习还是上网。”

    吴思凡特别不可思议,老哥周内都不想去学校,周末竟然大早上去学校。

    “我会穿着校服去网吧?我只是不想八点前起床,又不是厌学,每天能睡到自然醒我可以活到老学到老。”

    晚上不管几点睡,早上六点半起床对吴思明来说都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吴思凡把老哥的校服扔床上,拍拍嘴巴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思凡别磨叽了,出来先吃,吃了也学会,星期六从早到晚一天不碰书我不说什么,星期天就自觉的学学,这么大了别老让人催着才学。”

    刘玉梅来门口瞅了眼道。

    “昂。”

    吴思凡拉着嗓子,撅撅嘴出去。

    吴思明两分钟穿好衣服,老妈已经把早餐晾着,他喝了碗粥,吃了两包子,三分钟搞定,洗脸刷牙五分钟,八点三十五拎上书包就出发了。

    “人给你辅导你就好好学,别自己不学还打扰人,人不理你了。”刘玉梅给吴思明衣领摆正,“下午别乱跑,早点回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。”

    吴思明扛上车出门。

    “我留了你同桌电话,随时可能给人打电话问你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刘玉梅提醒。

    “没事别瞎打。”

    吴思明突然觉得做了件蠢事,昨晚不该把路漫兮的电话给老妈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