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大时代中的小农民 > 正文 第60章 吃饭
    桑柏正在忙着呢,突然间听到门口传来一个公鸭嗓子。

    “妈,做的什么这么香?”

    桑柏一抬头和进来的人对上了眼,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桑柏的准小舅子夏卫国。

    五大三粗的夏卫国看到桑柏正坐在小板凳上择菜,气呼呼的问道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正在翻词典的夏士杰听到儿子的话很不满:“客人来了一点礼貌也不懂,我平常就这么教你的?”

    夏卫国立刻说道:“你好!”

    桑柏笑着回了一句:“下班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总比某些人连个班都没有的好”夏卫国没有说大声,低声用桑柏能听到了声音嘀咕了起来。

    桑柏也不在意,继续择着手上的菜。

    夏卫国溜进了厨房,然后伸腿在桑柏的小板凳上踢了一脚,示意桑柏往外面移移。见桑柏移了一下板凳,夏卫国关上了厨房的门。

    “妈,怎么这家伙过来了?”

    赵美玲说道:“什么这家伙,人家没有名字,以后你就叫桑柏哥,或者小柏哥都成……”。

    “妈,您吃错了药吧”。

    夏卫国有点摸不着头脑,前几天自家的母亲听说了姐姐谈恋爱了,对像是个农村娃子还是一脸铁青,捋着袖子准备拆散两人呢,怎么昨天晚上自己和弟弟擂了客厅里那家伙一顿,居然还把他给擂进家里了。

    这算哪门子事情哟!

    “你弟呢?”赵美玲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夏卫国说道:“还没有回来,指不定又被他们组长罚了。妈,帮弟换个工作吧,他不爱干那个工作”。

    “他喜欢哪个工作?让他去当县长干不干?”赵美玲直接怼起了儿子:“别不知好歹,你以为工作是那么容易找的,就这样还是你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找的你陈叔帮的忙的,光是送东西都花了……”。

    夏卫国一听自家老娘又开启了话唠模式,便应了两声转身的时候伸手捏了一块鸡肉放到嘴里,然后拉开了厨房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多大了也没个正形”赵美玲说道。

    没到五分钟,夏卫军也回来了,看到桑柏的模样和他哥一样,进去和母亲说了几句之后便坐到了桑柏的对面。

    “我说那个……你叫什么来着?”夏卫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?”桑柏望着夏卫军问道。

    见夏卫军点了点头,桑柏开玩笑说道:“我姓大,叫大哥!”

    “嘿!你不是姓桑么?”夏卫军挺好奇的。

    桑柏回道:“知道你还问”。

    “我看是昨天打的轻了”夏卫军知道自己受了准姐夫的调笑,于是撇了一下嘴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见桑柏笑眯眯的不抬理自己,原本想问一句,但是看到桑柏脑袋上架的墨镜,不由张口问道:“你这墨镜哪里买的,怎么这个模样?”

    桑柏的墨镜自然是四十年后的,大大圆圆的度了一层彩膜,阴凉下如同镜子一样,但是到了太阳底下就是五彩的,不光是如此,样式也和这时候的不一样啊,现在眼前的样式就b几种,要不是圆的就是那种四方形的,而桑柏戴的这墨镜是类似乎风镜的设计。

    样式放在现在人的眼中不算是出彩,吸引夏卫军的是墨镜两边的腿上有一串英文。

    这在夏卫军的眼中就显得高级上档次了,夏卫它不知道,桑柏这副墨镜二十块,上面的英文两个单词错了两个。也不怪夏卫军没有文化,仅仅初中毕业的他二十六个英文字母都认不全,更别提整个的单词了。

    “你买不到!”

    桑柏这边的话还没有说完,厨房里传来了赵美玲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吃饭了!”

    夏卫军听了扔下桑柏进厨房拿筷子,桑柏也放下手中的活儿,起身把手洗干净了,然后端菜拿米饭锅什么的,出了厨房夏卫国也从自己房间出来帮忙,大家全上手,每人一趟就把中午的饭菜给摆上了桌。

    “妈,日子不过啦?”

    夏卫军看着桌上两大盆子菜,一盆子是土豆烧鹅,另外一盆子是青椒炒鸡,满满当当的两盆子,这造型也就是逢年过节可以见到,平常哪得几回闻。

    赵美玲笑着说道:“什么不过了,你桑大哥送来的鸡和鹅,还有两只没弄呢,喏,这米也是你桑大哥送来的”。

    “这米真白!”夏士杰端起了碗夸了一句。

    桑柏道:“我们也是今年才种,产量还不错,我们村是解决温饱问题了,大家每天白米饭吃的上了。只是乡亲们不是太舍得吃这样的大米,都是卖出去换钱买普通的米吃……”。

    “都是过惯了穷日子,你这大米也留着卖的?”夏士杰问道。

    桑柏摇了摇头:“我不准备卖,留着自己吃就是了”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这么好的米当然要卖了,攒一点钱留着为以后打算,自家吃一般的米就已经很好了”赵美玲说道。

    心中算是拿桑柏当个正式的候选女婿来看,赵美玲便劝起了桑柏。

    好的东西拿出去换钱,不好的东西留着自己吃,这样的观念不光是普通老百姓中常见,连咱们国家对外贸易中也是如此,为什么外贸的东西大家都下意识的认为是好东西,就是因为这时候出口的东西都是质量过硬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”桑柏嗯了一声点了点头,至于换不换桑柏根本就没有想过。

    “这鸡鹅是你自己养的?”赵美玲问道。

    桑柏自然不能说是自己买的,嗯了一声说道:“我养了不少鸡鹅,家理现在有九头猪,十几只羊”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没人割你的资本主义尾巴?”赵美玲惊道。

    桑柏笑道:“国家决定改革开放了,这是大方针不会怎么变了,用不多久这事就得正儿八经的放开了,再说了我住山里谁去管我”。

    “那你也得小心一些,走共还是走资是个原则问题”赵美玲说道。

    桑柏又嗯了一声:“我记住了,这事我自己在外面从来不说”。

    桑柏可没有告诉赵美玲,现在镇子上跑这种'歪门斜道'的人可不算少了,已经有了一点民不举官不究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不能往外面说知道不知道!”

    见母亲提醒自己哥俩,夏卫国和夏卫军都嗯了一声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这时候两人半大的小子已经没有脑子想别的了,他们现在觉得米饭真香,这辈子吃的最好最香的米饭就是这一顿了.

    两人觉得这种米不用菜都能白吃三大碗,更何况现在面面还有鸡鹅这样的硬菜。

    “你俩是饿死鬼投胎啊!”

    赵美玲这时注意到了自家两儿子的吃相,立刻觉得脸上烧的狠,当着女儿男朋友的面,这两小兔崽子也太跌份了,让人家桑柏怎么看自己家,怎么着是从来没有吃过饭么?

    听到母亲一喝诉,夏卫国和夏卫军都有点委屈,因为大米饭实在是好吃嘛,比自家以前吃的发黄的老陈米好吃不知道多少倍。

    桑柏这时候笑道:“没事,阿姨,我第一次吃这大米直接就是用那么大的盆子,干掉了整整一盆子……”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能吃!”夏卫国笑呵呵的一脸憨厚相。

    夏卫军就要机灵多了,嘿嘿笑了两声继续吃饭。

    夏士杰可是一直在观察桑柏,从桑柏择菜洗手等实一套流程下来,夏士杰就知道眼前这孩子虽然是农村的,但是这讲究一般的县城孩子都远比不上,看洗手的方式,手心手背还在指缝依次搓洗,要是没有大人严格的教,从小养成的习惯那里会这么讲究。

    桑柏要是知道现在夏士杰想的什么,一准有点无语,桑柏那个时代几次世界范围内的疾病肆虐,对人们最大的影响就是在个人卫生上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一次性的口罩不好买,要不然桑柏都得弄一个戴在嘴上。

    “真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大米”桑柏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,我们家以后就吃这种米了?”夏卫国问道。

    赵美玲道:“人家小桑不要卖钱啊”。

    “阿姨,您吃好了我在送,这东西卖着有点亏了,我是没有门路,要是有门路的话运到省城最少五毛一斤,但是咱们那边收也就一毛九,比一般大米贵个两三毛的了不得了,我又不光是种大米,还种桃树,不指着大米卖钱”桑柏说道。

    赵美玲自然知道人家桑柏这么说是什么意思,虽然心中并没有指望桑柏包了自己一家的大米,但是这孩子说话让人听了心里舒服啊。

    “小桑,来多吃点鹅,这块肉好!”

    觉得桑柏这伙子是越来越顺眼了,赵美玲破天荒的给桑柏夹了一筷子鹅肉,还是那种胸口肉,半个小孩头胖大小的肉上仅见一片薄薄的骨壳子。

    “阿姨,您也吃,到这里我不客气的”。

    说着桑柏抱起了碗,猛刨了两三口,然后一口把赵美玲夹过来的肉给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赵美玲开心赞道:“这才像个年青人嘛”。

    这一顿饭吃的,那叫一个融洽啊,桑柏顿时觉得自己有点女婿上门的意思了,准丈母娘看起自己来,也有点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欢喜的劲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提一下,这时代的人真能吃啊,就桑柏那两准小舅子,以后吃面的那种海碗大小的瓷碗,整整两碗大米饭,再配上鸡鹅和土豆,差点没把桑柏给吓傻眼了,真不知道丈母娘和老丈人那点工资怎么把这俩货给养那么大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