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美漫剑仙 >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仙王五步(求月票!)
    夏侯凰凤眸中耀起灵光,认真地注视着凌灵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,你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,若能成,未来跨过仙门之时,或可直接登临仙王之位。”

    凌灵当即愣在原地,神情异常震惊。

    仙王,众仙之王。

    夏侯凰,凰仙王。

    修炼了不知多少岁月。

    一步仙王,何其荒谬?

    但从她口中说出,凌灵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凌灵心动了,或者说不止如此,他的灵魂都激动地有些发颤。

    现在回去,就好像你外出的途中坐错了车,然后自己想办法找到正确的路走了回去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若成就仙王,那就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好比当初你看着邻居家的孩子出远门去上学,待放假回来的时候,他突然就变成了世界首富。

    何止是锦衣还乡!

    最最重要的是,如果凭借凌灵自身的修行,估计成就仙王所需要的时间和夏侯凰当初差不多。

    那得是多少年之后了?

    再说两人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宗门中秘密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若不是师徒二人都奇奇怪怪,又怎会数千年还止步不前?这么久的工夫,养一条龙都养成年了!

    通常说这句话的他或她,基本上已经儿孙满堂了。

    先前分隔两界,是两人结缘后开天辟地的头一次,正因如此,凌灵才会表现得思之如狂,见面后连胆子都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毕竟夏侯凰的念头不会永远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在凌灵心里,夏侯凰还是当初那位踏凤而来、仙气缥缈的众仙之王。

    两个奇奇怪怪的人,各有各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才是夏侯凰一开始问的那句“为何执着”的根本。

    夏侯凰所指的机遇,对两人来说都是最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请师尊赐教!”

    夏侯凰的眼中也有期盼,只是这一抹情绪藏得极深,天生傲娇。

    长袖挥动之间,两人所在之地仿佛从宇宙中彻底切割开来,无人可以窥探。

    随后,师徒二人的交流逐渐深刻,凌灵的眼神愈发光亮。

    这一番讨论足足持续了三天三夜,夏侯凰不厌其烦地将每一个步骤、每一个细节都认认真真地与凌灵一同分析筹谋。

    三日之后,师徒共同定下计策,可称作:凌灵的仙王五步。

    第一步,御道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充满了仙道气息的名字。

    简单地解释一下,其本质就是抢夺天地权柄。

    这是后续四步的根基,取不到权柄,那就万事皆休。

    而仅是这第一步,若说出来,怕也会被其他人当做是疯子的臆想。

    回归地球。

    凌灵跟在师父身后,忽地发现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“师尊,您不是月圆之夜才能显露真身吗?”

    先前陷入了紧张而又激烈的探讨之中,凌灵倒是把这一点给忘了,怎么现在师父维持了三天三夜都没有变成那只可可爱爱的的小萝莉?

    夏侯凰脚步一顿,而后扭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什么也没说直接回房去了。

    凌灵挠了挠头,“难道是师尊的念头也变强了?”

    夏侯凰:“该死的石头脑袋!”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光芒耀眼的彩虹桥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在九九归一剑阵即将启动的瞬间,凌灵动念让其安静下去。

    这是有人送报酬来了,可不能把人家拦在外边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兄弟,我又来看你了!”

    听这爽朗豪迈的笑声,凌灵哪怕不睁眼也知道是谁来了。

    索尔还是那身熟悉的铠甲和披风打扮,只不过被剪掉的头发现在看起来又有些长了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是一堆高度远超别墅的金属。

    乌鲁,一千吨。

    满布裂纹的凤求凰投影顿时如饥似渴地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凌灵却感觉有些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仙剑就在身边,却碰不到摸不到,反而还得继续投喂仙剑的投影,这可上哪儿说理去?

    更惨的应该是剑灵,先是分出投影,接着又被师父直接剥夺封印在家里。

    凌灵是灵魂来了、本体没来,凤求凰是本体来了、剑灵没来。

    好好地一对,就这么被拆散了,苦也!

    索尔看到凌灵兴致不高,顿时笑容也微微收敛起来,上前几步道:“凌,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?”

    凌灵摇头。

    索尔这算是送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仙王第一步,就跟他有关系。

    凌灵在犹豫要不要从他入手。

    毕竟索尔这个神还是非常不错的,尤其是一锤子将罗德爆头的画面,深得凌灵的赞许。

    索尔:“我想米德加德应该没有人能够为难到你,难道你是想要更多的乌鲁?”

    凌灵剑眉一挑。

    索尔见状,只当自己猜中了事情,顿时搂着凌灵的肩膀,用极低的声音说道:“父王让我送来乌鲁,我跟他一起进入宝库,才发现原来那里还隐藏着一层,乌鲁还有很多,如果你真的非常需要的话,我可以帮你再拿一点。”

    凌灵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好家伙,您这就是崽卖爷田不心疼?

    索尔如同做贼一般缩着脖子,静静等待着凌灵的回应。

    少顷,凌灵还没说话,剑影就已经飞了回来。

    青黑剑身上的裂纹已经全部消失,此刻它看起来就像是一柄完美无缺的宝剑。

    但也仅仅只是像而已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将黑色也褪了,那才能算是大成。

    而乌鲁还剩下很多,大概一半左右。

    凌灵提剑道:“乌鲁够用了,你别再去打你父王的注意,我怕他忍不住抽死你。”

    索尔嘿嘿一笑,“那有什么关系,反正将来都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仙宫里,弗丽嘉紧紧抱着奥丁的胳膊不敢撒手。

    众神之父须发皆张,怒目圆睁,宛如一头暴怒的雄狮。

    凌灵:“知道是你的还那么浪费?”

    索尔正色道:“不是浪费,是帮助!我们是朋友!”

    凌灵神色一顿。

    索尔的双眸中闪动着真挚的光芒,接着道:“你比我厉害很多,这点我早就知道了。也许你只把我当做一个普通的熟人,但在我眼里,你就是我索尔·奥丁森的朋友!”

    凌灵感觉鸡皮疙瘩都快要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索尔啊,咱们确实是朋友,但是有句实话我必须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闻言,索尔面色有些激动,重重地点了点头,等待着凌灵接下来的话语。

    凌灵:“你这个朋友很不错,我很欣赏你,但是,你以后要是再敢用这种眼神和这种语气跟我说话,那我保证立刻就挖个坑把你埋了,还会把你脑袋上的土拍得严严实实,明白吗?”

    索尔:“……”

    凌灵双手抱胸,摩挲着胳膊走进别墅。

    好好的雷神猛男不做,搁这儿跟我玩什么深情友谊的戏码,你以为咱们这是什么站点?什么分类?

    科幻啊旁友!

    不是耽美!

    索尔跟着凌灵进了房间,只见凌灵坐在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身边,手上正在把剥好的桔子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索尔有些发愣。

    凌灵的眼神和笑容他见过,那是父王和母后在一起时才会流露出来的,通常这个时候他要是突然出现,总是免不了要被训斥一顿。

    只不过,凌灵身边的女孩为什么一脸冷漠?

    而且,她看起来还是个孩子……

    索尔的脸色顿时复杂起来,任谁都看得出他的纠结。

    夏侯凰瞥了索尔一眼,道:“你朋友?”

    凌灵点头,转头道:“索尔,这是我师父,夏侯凰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?”

    夏侯凰微微颔首示意,索尔也愣愣地跟着点头。

    凌灵招呼道:“随便坐,这次你准备来多久?”

    索尔默默地坐在远处另一个沙发上,把锤子轻轻地放在茶几上,回道:“最多三天,我不能离开太久,父王现在身体越来越差了。”说着,他的神色也逐渐暗淡下来。

    索尔总体来说是个孝子,并且不时地还几乎会孝死奥丁。

    凌灵点了点头,未再多言。

    奥丁不同于佩吉·卡特,可以说两者之间根本就不是一个层级的生命体,这里指的不是阿斯加德人和地球人,而是天父级神王与普通生命之间本质的巨大差异。

    或许除了外表之外,根本找不到任何的相似相近之处。

    给佩吉·卡特续命不算什么,但是给天父级的奥丁续命……也不是做不到,但是付出和收获很难成正比,兴许凌灵用了十分的力,奥丁只能获得半分不到。

    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凌灵和夏侯凰在无声地互动着,一个剥皮投食,一个只要张嘴,索尔感觉自己好像无形之中练成了隐身的技能。

    凌灵忽地又道:“洛基过得不错,你有空可以去看看他,他给自己修建了一座很大的王宫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我现在就去。”索尔点了点头,拎着锤子就要出发。

    凌灵道:“等你回去的时候带上我,我想看看阿斯加德到底是什么样。”

    闻言,索尔喜不自胜。

    他邀请了凌灵很多次都被拒绝了,没想到这次凌灵居然会主动提出来,在他看来,这是凌灵真正将他视为朋友的标志。

    朋友之间,哪儿能不相互到家里做客呢?

    “好的,我们一起去阿斯加德,我保证会用阿斯加德最高的礼节和最好的东西来接待你!”

    凌灵微笑颔首。

    索尔开心地走了。

    夏侯凰看着电视,头也不回地道:“你没安好心。”

    “师尊,这可是为了咱们的仙王五步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是我的。嗯,这个桔子很甜,来一块?”

    夏侯凰:啊呜!

    凌灵:小小的师父真的好可爱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