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反派大佬让我重生后救他 > 我错了【二更】(小雨,不要走。...)
    姜雨一路小跑着, 穿过绿地操场,来到教学大楼,透过落地窗朝教室里望去。

    同学们一直排开, 单手拉着镜前的扶手,进行下蹲的练习

    白书意正在指导三四个同学们做基础动作, 见姜雨站在窗边, 让她赶紧去换衣服,准备训练。

    姜雨去更衣间换上了合适训练的贴身衣服, 站在同学的最后排,加入了他们一起练习。

    站在她前面的温伦回过头,小声说道:“白老师在指导我们下蹲的动作,你跟着我做, 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姜雨感激地向他道谢。

    白书意走到姜雨的身边, 用教棍轻轻敲了敲她修长的腿, 说道:“虽然芭蕾舞演员看起来腿形很长很瘦,事实上却相当有力量,我们想把我们的力量在舞台上展现出来,这就需要你们在下蹲的时候, 尽可能将身体向上提拔。”

    姜雨跟着她的点拨, 尝试着做到她的要求。

    白书意目光下移, 落到她的脚上,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们以前接受的是什么训练, 但在我这里,我要求绝对的规范和标准, 姜雨, 一位脚给我打开。”

    姜雨试了试一位脚,用这种姿势, 感觉有些勉强。

    过去姜雨跳舞的时候,会用自己觉得舒服的姿势进行,虽然并不一定绝对标准,但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如果按照白书意的要求来的话,练习的时候,也许不会有太大的问题,但是如果真的跳舞,也许没办法发挥到她的极致。

    尽管觉得不太舒服,但她还是按照白书意的要求,完成了下蹲动作的训练。

    下课的时候,白书意告知他们:“在我们的集训结束之后,会给你们一个舞台展示的机会,重新进行ABCDEF的等级评定。当然,你们进入爱斯梅拉之后,每个学期结束,都会有这样一个阶段性的舞台展示重新分班。所以同学们,为了自己心目中的目标,勤奋练习,好好加油吧。”

    同学们经她鼓励之后,都纷纷留下来,决心多练习一会儿。

    白书意把温伦和姜雨带到了另外一个空教室,对他们开小班进行单独的教学。

    “温伦没什么问题,姜雨的问题比较大。”白书意毫不讳言地说:“姜雨你跳舞太随意了。”

    姜雨眨巴着眼睛,看着白书意:“是...不够规范吗?”

    “非常不规范。”白书意皱眉道:“我不知道你以前的老师是怎么教你的,但是在爱斯梅拉,我们要求每一位舞者,都要做到最规范。”

    姜雨迟疑着说:“可是在舞台上,舞者不是应该找到自己最舒适的状态吗,这样才能发挥到自己的极致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的意思是,专业和规范不重要,自己跳得开心最重要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我说的做,爱斯梅拉不需要问题太多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姜雨发现,白书意老师虽然平日里很温和,对她也很好,但是在课堂上是真的严厉。

    不是针对她,她对其他同学也是同样严厉,刚刚甚至把一个女生都训哭了。

    姜雨知道,老师对他们严厉是好的。如果只是和稀泥的话,他们永远的得不到成长。她进爱斯梅拉的目的,不就是为了跳得更好吗。

    她按照白书意的要求,完成每一个动作的规范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傍晚时分,是爱斯梅拉的同学们少有的休闲时光,不少女孩都喜欢坐在园区后面的喷泉绿地边,休息聊天。

    姜雨穿着宽松的连帽运动衫,将今天练习过的一段《茶花女》的芭蕾舞选段跳了一遍。

    裘厉坐在地上,嘴角叼着根草茎,迎着夕阳望着她,眼睛稍稍眯了起来――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费尽心机想要进的学校,教给你的?”

    姜雨没搭理他,继续做着大踢腿:“男朋友什么时候对芭蕾舞也有心得了?”

    “每次约会,女朋友不是在练舞,就是在找地方练舞,我怎么也该专业了。”

    姜雨走到他身边,蹲了下来:“那你说说,我哪里跳的不好。”

    裘厉用衣袖擦了擦她脸上的汗,说道:“没有以前自然,以前你跳舞的时候,还总对我笑,刚刚都不对我笑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啊,所以我们男朋友评判的标准,就是我对不对你笑?”

    “这很重要。”裘厉捏住她脸上的嘟嘟肉:“不笑,我就觉得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顾不上。”姜雨推开他的手,沉思着说道:“这几天,白老师抠了好多动作的细节,要求特别严格,让我必须跳到最规范的状态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有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姜雨凶巴巴扫他一眼,他立刻改口:“那这就很有意思了,如果每个人都跳成一模一样,就像看机器人跳舞一样,真可爱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说人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前那种...自由发挥,我看着觉得心情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也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淡淡的嗓音响了起来:“从专业角度来讲,芭蕾舞的确是要求极强的规范性。”

    姜雨回头,看到温伦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件宽松的休闲白卫衣,跟三两个朋友道别之后,走到姜雨和裘厉面前:“你刚刚说的不太对,芭蕾舞不像爵士街舞那样的个人表演,芭蕾是一群人的舞台,如果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个性,那么舞台是没有办法完成的,所以白书意要求的规范性,是非常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他一过来,裘厉脸上的笑意与温柔,顿时烟消云散,眸色也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以局外人的眼光来看,我看女朋友的舞,更希望她自己觉得舒服,这样我才会舒服。如果她自己都跳得不自然,观众当然也会觉得别扭。”

    温伦听到“男朋友”这几个字,目光下意识地打量了裘厉一眼,问姜雨:“他怎么进来的啊?”

    “他是...来帮我做公共服务的。”

    温伦轻描淡写地扫了眼裘厉脚上那双修补过的鞋子,说道:“你当然是希望她发挥到极致,但是从正常舞台的大局观来看,还是要维持规范的普遍性才可以,这是我专业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姜雨看出了这两人之间暗流涌动、针锋相对,她赶紧对温伦说道:“我男朋友不懂芭蕾的,门外汉一个。而且很固执,不太容易被说服。”

    温伦点点头,正要作罢,却听裘厉又道:“那步檀嫣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裘厉抬起下颌,望着温伦,平静地说:“步檀嫣是你们圈子里公认跳得最好的舞者吧,我把她的演出视频都看过了,她不是你口中所说的规范的舞蹈,她跳得很随性,就和小雨以前一样。”

    裘厉把“步檀嫣”搬出来,不仅仅是温伦,连姜雨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过去他一直对芭蕾舞兴趣平平,没想到还去搜过步檀嫣的演出视频来看,而且还看出心得来了。

    很显然,她说的每一句话,他看似不在意,其实都有用心去做功课。

    温伦沉思了片刻,好像也的确找不到说辞来解释步檀嫣的舞蹈,毕竟...她可是芭蕾舞坛的queen啊,多少年都出不了一个步檀嫣。

    他讪讪道:“你举的这个例子,不具有普遍性。毕竟,不是谁都能成为步檀嫣。”

    裘厉冷笑了一下,说道:“那真是很不巧,我们家小雨可以做到。”

    姜雨有些不好意思,暗暗地拉了他的手一下。

    没见当着外人这么夸自己女朋友的。

    温伦很得体地笑了一下:“你这么说,我倒是可以理解了。”

    姜雨连忙道:“你别介意,我男朋友就是有点犟脾气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温伦对姜雨说道:“集训结束之后的舞台展示,我想跟你合作,咱们争取谁也别掉级,还是继续当白老师的学生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啊,当然好啊。”

    如果她能跟温伦合作的话,那肯定能达到最好的效果,毕竟温伦的实力,是目前爱斯梅拉的所有男舞者当中最出众的一个,而且姜雨擅长的黑天鹅,也需要有“魔王”或“王子”的配合。

    “白天要一起上课,只有晚上有训练的时间了,我问后勤老师拿到了舞蹈教室的钥匙,我们得抓紧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昂。”

    姜雨看了眼裘厉。

    裘历沉着脸,摆明了是在吃飞醋。姜雨可能更多还是要顾及到他的感受,拒绝道:“我可能还要陪一下男朋友,不然温伦同学你找别的女孩搭配...”

    温伦略略有些失望:“这样啊,那我找别人吧...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裘历冷着脸,生硬地说:“谁他妈要你陪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没有多看他们一眼,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温伦无奈地说:“那个...你男朋友脾气有点大啊。”

    姜雨看着裘历离开的背影,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,裘厉这时候选择离开,是为了给她机会,不想让她错过温伦这个搭档。

    不过...凶什么啊。

    这臭脾气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裘厉回到家,心情一度很糟糕,姜雨给她的短信也直接无视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今天好像大方过头了,心里不断告诉自己,没有必要,姜雨是他的,不可能跟那个小白脸有什么。

    不要吃醋,不要让她面子上难堪...

    但...真的做不到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温伦,想到他打量自己的眼神...裘历就感觉仿佛有无数条毒蛇盘踞在自己的心头,无孔不入,直往他心里最薄弱、最自卑的地方钻。

    裘厉的背重重地撞在了墙壁上,感觉全身又冰又木,全世界仿佛都开启了屏蔽模式,听不到声音,也感觉不到温度了。

    他满脑子...就只剩下温伦打量自己的那双眼睛。

    裘厉顺手抓起了桌上的刀子,毫不犹豫地刮在了手臂上。

    锐利的刀锋走过,鲜血冒了出来,顺着小臂滴滴答答。

    他蓦然间感受到了尖锐的刺痛,这股刺痛一下子将他从麻木的世界,拉回人间...

    会痛。

    任何与姜雨相关的事情,落在他的身上都会有感觉。

    痛苦、欢愉、悲伤...她是他黑白世界里唯一的一抹彩色。

    裘历背靠着墙壁,狼狈地跌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姜雨晚上跳了舞,心里惴惴不安,于是给裘历发了短信,但是他没有回她。

    这醋缸肯定又生气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姜雨特意早起去了餐厅。

    裘厉已然早早过来了,一身白色的工作服,正在清洗待会儿要使用的餐盘。

    姜雨偷摸地溜到他身后,准备趁他不备,吓唬吓唬他。

    水流哗哗啦啦,姜雨猛地扑倒他身后,大喊一声――“嘿!”

    裘厉完全不为所动,没有被吓到,没有回头,像没听到似的。

    姜雨撇撇嘴,正要抱怨几句,忽然看到他挽起袖子的小臂上,多了两个创可贴。

    她抓起他的手臂,撕开了创可贴。

    两张创可贴连在一起,下面是一道新鲜的细长创口,一看就是被锐利的刀子划过。

    不深,但是见了血。

    裘厉抽回手,略微皱眉:“你不能温柔点?疼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疼!”姜雨激动了起来,抓起他的手臂,激动道:“你看看你手臂,有一块好皮肤没有!你忘了答应过我什么了吗!”

    裘厉的手臂原本应该是很漂亮,他皮肤白,隐隐可见血管的弧线,只是手臂上纵横着各种自残后的痕迹,有些浅的看不出来了,刚刚被她撕下创可贴的地方,又渗出了血珠。

    姜雨感觉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,仿佛都白费了似的。

    她那样努力地想让他变好,可是如果他不改掉伤害自己身体这种恶习,又怎么可能变好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回事,明明答应过不自残的!”

    “你管老子...”

    裘厉抽回手,继续重新洗盘子,任由冷冰冰的凉水冲淡他手上的血滴。

    “昨天和温伦练舞,是你让我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...”裘厉面无表情道:“最后无能狂怒的人也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让我怎么办,我听你的也不行,不听你的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走啊!”

    裘厉明白,自己精神状态很有问题,他情绪一直不能自控。

    而这样下去的结果...就是伤害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,他都不敢去找自己的母亲,不敢让她看到如此残破不堪的自己...

    “走啊!”

    姜雨被他吼得往后面退了退,眼角微红:“真走了你别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姜雨扔下了准备给他的莲蓉面包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裘厉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又看了看被揉成一团的面包,心里蓦然一空。

    在姜雨跑出工作间的一转瞬,他跌跌撞撞冲过去,将她拉回来,抵靠在墙边,用力抱住――

    “别走,不要走,姐姐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叫她“姐姐”的那一刹,姜雨的心都要被揉烂了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!”

    她用力地挣了几下,然后任由他滚烫的身体用力地抱着...

    “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错,但你永远不会改。”姜雨的嗓音带了哭腔:“无论我怎么做,你都不会改,我永远帮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裘厉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他捧着她的后脑勺,将她的脸紧紧按在自己的胸膛的位置,埋头蹭着她颈项间的发丝,嗓音沙哑而无助――

    “小雨,我也想变好,你不要放弃我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