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我靠茶艺拯救黑化男主 > 第五十二章 总裁劈腿成性的小情人(7)
    傅时霄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。

    来自江暖的转账500元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傅时霄刚要说话,抬眼便看到江暖把手机丢到一旁,双手抱着头,脸埋在里面。

    仿佛在无声的哭泣,他面前的江秘书都是浅色套装认真温柔的模样,哪里有这么失控脆弱的时候?

    唐诗颖,真是不知道谁给了她做傅太太的自信,还拿钱打发他的人!

    他上前把人抱在怀里,难得的温和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伤心了,这件事我知道了,会给你个交代的。”

    傅时霄决定不说破她情绪不稳定转账点错小数点的事,五百万而已,就当给自己女人花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至于唐诗颖那边,他会解决。

    怀中的女人身体微微颤抖,傅时霄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心软的情绪,他有些生疏的摸摸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想起温俊霖的话,女人都是要哄的,是她原来表现的太过懂事,以至于让他差点忘记她也是不太坚强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“好了,明天我去三亚视察项目,和我一起?”

    这就是要补偿的意思了,往日两个人也有过一起出差的机会,在傅时霄的概念里,忙碌的会议和工作之余,能腾出个半天的时间和女人逛一逛吃个饭,已经算是很够体贴的约会旅行了。

    可在江暖看来,这是恩赐一般的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明明是各取所需的关系,为什么这狗男人嘴里一句人话都没有,一言一行都在表示着自己的居高临下!

    她摇摇头,满眼通红的看他,“我想要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傅时霄不大满意这个结果,在他看来,他已经注意到她的情绪并且哄了,如果江暖再任性耍脾气下去就有点过了。

    正当他要放开她,让她不要恃宠而骄的时候,只听她说。

    “你挺忙的,不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,我想要离开也没人能拦得住,毕竟这座城市既没有我的家也没有我的房子,孑然一身,也就心里这点蠢得要命的爱意牵绊了我,哪天要是连念想都没了,想走提上行李箱就走了。天下之大,一个人在哪里都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江暖伸手抱着他的头,定定的看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那种熟悉的目光又回来了,充满爱恋、痴缠,满满都是虔诚,仿佛捧着一颗心全然给他献上。

    傅时霄莫名松了口气,“别多想,你要是觉得累了就多休息几天,等我出差回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除非万不得已的时候,否则我不会想要离开你。”

    江暖却不理会他的话,自顾自的说,仿佛陷入到了自己的思绪中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指,轻轻从他的眼角抚过,仿佛在抚摸最珍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湿润的眼眸中涌动着炙热的光,那种滚烫的爱意,傅时霄真真切切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“我很想你,很想很想。”

    傅时霄喉结上下滚动,说实话,从他第一眼在会所看到江暖,心中蓬勃的怒火和欲念齐齐燃烧,一直到现在,终于被她的眼神和话语再度点燃。

    他前阵子忙的厉害,本来打算回了老宅后可以一晌贪欢,重温旧梦,没想到一直折腾到现在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他低沉的嗓音响起,也不打算忍耐自己的欲望,俯下身去。

    江暖转过头躲过他的吻,将额头贴在冰凉的墙壁上,闭上眼睛细细喘气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突然……很乱,今天可能没办法扮演好你的爱人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仿佛一盆冰水迎头浇上,傅时霄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等到傅时霄走后,江暖从地上爬起来,捡起手机看了一下余额,才抹了把脸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暖暖,你赚钱的方式越来越高杆了。”小粉红作为合格的姐妹,第一时间出来吹彩虹屁。

    江暖轻哼一声,“我就不信他堂堂傅氏总裁还真能说出来,当时我可是在伤心哭泣,都怪他惹来的烂桃花,不然我会受这么大侮辱?转他五百怎么了,妈的就他那个吊样,五百我都嫌多,顶多值个二百五!”

    “唐小姐绝对没想到,自己花光了存款,不但没有打发掉假想敌,还搞黄了自己的婚事,想想还有点小可怜呢。”

    “哎,我都有点后悔了,其实她和傅狗挺配的。要不然我再撮合撮合?”

    江暖起身拿着沙发上的毯子铺好,把傅时霄的外套踩在脚下,走到洗手间卸妆。

    “她才不可怜,你以为她为什么愿意花那么大代价打发我?肯定有后手,女人哪肯白白花钱,指不定憋着坏,偷偷录个音什么的,等我告状了或者没按照要求做了,她拿到傅狗面前揭露我的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小粉红差点给跪了,“暖暖,还好我绑定了你,要不然跟了那些脑子不灵清的宿主,不得无聊死。”

    “可那些宿主会乖乖听话给你赚积分呀。”江暖丢掉用过的洗脸巾,看着镜子里肌肤细腻的自己,心情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害,这不就像是你们人类嘛,追求不一样。有的就是要钱要权力,一辈子苦苦追求,甚至不择手段,可有的人呢,并没有什么执念,生活过得去就行,有温暖的家人朋友,偶尔还能出去旅旅游,就满足了呀。”

    小粉红一直都是战友,这一点江暖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点了,小粉红,永远爱你呦。”

    “暖暖人家也是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时霄直到第二天早上,还依然心气不顺。

    手底下秘书都战战兢兢,生怕惹了他不满,把怒火发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出差前一刻,他还是召来律师吩咐,“把望江苑的房子过户到江秘书名下。”

    昨晚江暖说的话,怎么都在他心里摆脱不掉,什么叫在这座城市孑然一身,想走随时拉着行李箱就走了?

    做他傅时霄的女人多么凄惨似的!

    再回想一下,自己确实没有给她多少,难免她心里会有不安全感,这点和其他女人也没什么分别嘛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当傅时霄隐约察觉到江暖对物质的诉求时,心里反倒没那么不痛快了。

    没有牵绊,那他就多多的给她牵绊。

    除了回馈她的爱意之外,她想要的他都可以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