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我这糟心的重生 > 提个意见(林晚照决定要找老头儿谈一...)
    林晚照决定要找老头儿谈一谈。

    不能这样亏待大哥, 她不图老头儿的钱,大哥更不必说,这些年对老头儿百依百顺。老头儿你心里不能只一个姓钱的, 你也得给儿女们留出个位置来。

    不过,想到老头儿那张无理也能扯三分的坏嘴,林晚照准备了一晚上。

    第二天让小特去买了老头儿爱吃的死贵死贵的冰淇淋,好吧,现在林晚照也常吃这种。冰箱里不多了,买两箱, 给老头儿一箱。

    也立秋了,好在是那种很小的箱,一箱也就六盒。

    再让小特送冰淇淋的时候把老头儿请上来,她要郑重的跟老头儿谈一谈。

    林爹收到冰淇淋挺开心,但听特特说姥姥请太姥爷过去, 有事商量。林爹舀一勺冰淇淋,对钱阿姨感慨,“礼下于人,必有所求。没想到晚照进步的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钱阿姨笑, “那就赶紧上去看看,晚照有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林爹吃着冰淇淋跟林特过去, 林特在路上替姥姥说好话,“太姥爷, 姥姥是真心实意请您吃冰淇淋的。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 别瞎替你姥姥描画了,这明摆着有事啊。你姥姥前六十年, 都没给我送过礼。”林爹嘀咕,“什么事啊, 怪叫人心里没底的。”逗林特,“你肯定知道,跟太姥爷透露透露。”

    林特笑,“现在透露,就没悬念了。”

    林爹,“我不介意,你姥姥这给我送礼,肯定没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,太姥爷。”林特生怕太姥爷问她姥姥到底有什么事,实在是她也不知道啊。虽然能猜到一点,也不能跟太姥爷说的。电梯门一开,林特嗖一下子蹿出去,跑去给太姥爷开房门。

    林爹嘟囔,“怎么跟个大兔子似的。”

    林特:跟太姥爷在一起,得间歇性失聪才行啊。

    林爹大摇大摆的进去。

    阳光明媚,林晚照正坐沙发上阅读今天的报纸,见林爹过来,报纸一折放茶几上,指挥着小特,“给你太姥爷煮杯咖啡。”

    林特答应一声就去摆弄二舅姥爷送的咖啡机了,咖啡豆也是二舅姥爷一起送的。林晚照对喝咖啡兴趣不大,林特喜欢摆弄这些新鲜玩意儿,每天像模像样的自己煮咖啡喝。

    林爹坐下,翘腿等咖啡。

    林晚照看林爹一眼,老头儿这么精,肯定知道她有事,却一句话不说,林晚照猜老头儿装傻,故意等她先开口。

    既然老头儿不说,她就说了,反正没什么不能说的。

    林晚照看老头儿身上这件藕紫印花套头衫,昨儿刚买的,今儿就穿上了,别说,是有点儿洋气的。林晚照生来不会拐弯抹角,送冰淇淋已经是她最大的圆滑了。她就说了,“爸,听小特说,您发了笔横财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有这么件事。”林爹舀勺冰淇淋,“你才知道?”

    林晚照点点头,老实的说,“昨儿晚上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林爹看厨房煮咖啡的林特一眼,又看林晚照,原来昨儿是真诚心给我买衣裳啊,他还以为长女是听说他发财,故意买衣裳来讨好他哪。以为突然又长心眼儿了,原来不是。

    林爹“哦”了一声,“什么事啊,不会找我借钱吧?”“我又不是没钱,干嘛找你借。”林晚照说,“昨天你给我买好几件衣裳,我挺高兴的。”虽然承认这种事显得很没骨气,但不得不说,这是事实。

    林爹继续“哦”一声,难得这个长女知道说句好听话。就听林晚照继续道,“虽然咱俩关系不是很好,但你对我好,我依然会高兴。”

    林爹噎了一下,关系不大好什么的,谢谢你告诉我,你要不告诉我,我都不知道哪。

    “我才搬过来,也没照顾过您多少,都是大哥小弟照顾您。您觉着,大哥小弟还算孝顺不?”林晚照问林爹。

    林爹,“起码没跟我说过,跟我关系不是很好这种话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都这把年纪了,就别挑眼了。”林晚照是真心想跟林爹说说心里话,提个意见,“昨儿你给小特买衣服说,你钱要自己用。原本你要是没发财,我也不提的。但你现在不是钱了么,我觉着,你也应该给大哥小弟他们点东西,不用多贵,得叫他们知道你心里有他们。”

    林爹耐住性子请教林晚照,“那你觉着,给他们买点什么合适?”

    “衣服吧,比较实惠。”林晚照又补充一句,“鞋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林爹盯着林晚照,继续。

    林晚照看林爹不说话,就有些不高兴,不会连一件衣裳一双鞋都舍不得给儿子买吧。林晚照问林爹,“不行?”

    林爹看她脸有点臭,问她,“完了?”

    林晚照点下头,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林爹惊,“搞这么大阵势,就说衣裳鞋的事!”险叫你闪了腰好不好!指点林晚照,“起码也得要辆车要处房吧!”

    “现在稍微讲究的车也得十来万,房什么的,我倒不反对。不过,你也得留点儿花吧。看你自己啦。你只要心里有大哥和小弟,买什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我的天哪!林爹想,这丫头到底有没有听懂我是在讽刺呢?

    不会故意将计就计拿我的话来噎我吧?

    林爹有聪明人都有的疑神疑鬼,但看到林晚照正义凛然的清澈目光,林爹长叹一声,他真服了这个长女!

    这家伙是真心实意的在给我提意见啊!

    你发了横财,我们也不贪图你钱,但你得叫我们知道你心里有我们!也不要贵的,衣裳鞋就知足。

    天哪!

    林爹头一回叫林晚照给整郁闷,他说,“事儿倒不大,但这是我跟晨阳、旭辉之间的事,跟你有什么关系?你大哥你小弟需要你替他们说话吗?”

    林晚照皱眉听半天,“你说的都是什么啊?听不懂。我是将心比心,觉着你应该多关心大哥小弟一些,他们多孝顺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孝顺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做爸爸的疼孩子也是应该的!”

    林爹笑一声,问林晚照,“你怎么只提晨阳旭辉,不提熹光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喜欢林熹光!”

    林爹一阵笑,林特端着新调的冰咖啡过来,林爹取过一杯,一口干了,起身对林晚照道,“好吧。你的意见我接受了,下午叫上你大哥,一起去商场。”

    林晚照没想到老头儿还有这样明白事理的一天,一说就成。当下眉眼一弯,笑了。

    林爹拍她头一记,潇洒离开。

    林晚照送老头儿到门口,心里也有些小小得意,还车啊房的,当她傻么?要车要房,老头儿不得炸啊!

    反正大哥小弟也不缺钱,就是要老头儿这份儿心!

    提醒下老头儿,你也有儿有女,不能眼里就钱婆子一个!

    至于老头儿剩下的钱,林晚照不操心,老头儿向来是多了多花,少了少花,糟钱爱好多的是。一千块一只的破鸽子都买过。老头儿可不是那种有一个鸡蛋先给儿女吃的人,听她奶奶说,当年爷爷可节俭了,一门心思省钱买地置家业,家里打了粮食也舍不得吃白面,都是吃玉米面。

    刚麦收,晒了粮食入了仓。她爹就从外头弄袋白面回家,说是谁谁谁送他的。

    也不知他怎么有那大好人缘儿,有人白送白面给他。

    等过些日子,她爷爷开仓倒腾粮食,才发现,满仓的好麦子啊,就剩面儿上浮着的那一层,下头竟然是几个倒扣的柳条儿大筐。

    待她爷爷抓贼才知道,白面哪儿是别人送的啊,都是她爹偷麦子出去跟人家面铺换的。

    换的那上等的洋白面。可细可好吃了。后头这句是她奶奶巴嗒嘴儿说的。

    当时她爷爷就断定,她爹以后肯定是个败家货。

    奈何就这么一个独生子,也不能撵出去不要。

    对了,当年跟老头儿一起偷她爷爷麦子的不是旁人,就是刘爱国的爹,林晚照的前公公,老头儿偶尔挂在嘴边儿的――板栗哥。

    林晨阳林旭辉都收到老头儿送的大衣短靴,林晨阳素来稳重,林旭辉直接的多,跟大姐说,“没想到我这辈子还能收到爸给我买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林晨阳纠正,“你读大学,定婚、结婚,衣服都是爸送的。”

    林旭辉伸出三根手指,“大哥,距离我结婚已经三十年了。”

    林晨阳笑,“距我结婚四十年了。”

    人嘛,太过计较就没法儿相处了。

    既是亲人,就得把亲情放在前,余者其后。

    林熹光离的远,等她闻知消息过来,林爹已经把钱花完了,见到林熹光很高兴的通知她,“下回赶早啊,熹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