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> 第231章 拥抱(五更)
    程西钺连忙道: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陆淮与没回话,径自大步往胡同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程西钺想起刚才看到他冷冽的侧脸,心里也瞬间担心起来,二话不说也下了车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陆淮与生的极出色,一出现,便立刻引起了胡同里几个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毕竟这样容貌和气度的男人,在这实在是极少见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女人率先喊了声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找谁啊?”

    陆淮与没回话,神色冰冷的向前走去,目光迅速从楼栋扫过。

    他之前没有来过这里面,但他手里有着宁璃十分详细的资料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是住在哪栋楼的哪一户。

    程西钺紧随在后。

    “陆二,是宁璃妹妹那边出了什么事儿吗?”

    但这就是她家啊!

    而且刚才是他们两个亲眼看着她回去的,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,还能发生什么事儿?

    陆淮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在最里面的一个单元楼前停下。

    他确定了楼栋号,一脚跨进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巨大的撞击声从楼上传来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似是有人在拿着什么东西狠狠的朝着门上砸去!

    程西钺猝不及防,被这一声惊住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抬头,惊疑不定:

    “这什么声音?!”

    这动静是从楼上传来的。

    陆淮与已经大步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程西钺眼皮狠狠跳了跳。

    对了!

    之前是有几个人过来,当时他瞧着就像是来找事儿的,直到现在,也没瞧见那些人出去。

    难道——

    他们是来找宁璃妹妹麻烦的!?

    程西钺顾不得其他,立刻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木棍重重敲击在防盗门上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

    伴随而来的,还有男人凶厉的叫骂之声。

    “宁璃!滚出来!”

    “你爸杀了人,你怎么不跟着他一起进监狱!?你居然还有脸活着!?”

    “你爸害的别人家支离破碎,你们家的人,也早该一起去死!去死知道吗!”

    “对了,听说你跟你那个妈去了云州是吧?她傍上了有钱人,现在想让你也去吗?不继续在有钱人的别墅里躲着,反倒是跑回来,怎么,又被你妈抛弃了!?”

    “也是,你爸是杀人犯,你就是个小杀人犯!你们这种人,活该一辈子受尽折磨!”

    刺耳尖锐的骂声从外面传来。

    宁璃将门从里面锁死,站在客厅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景,不是第一次发生。

    当初宁海舟酒后肇事致人死亡,很快被抓了起来。

    奶奶拿出了家里的所有积蓄,还借了很多钱,赔偿给了被害人家属。

    并非是为宁海舟申请轻判,而的确是出于愧疚和自责。

    她自责没有管好自己的儿子,害的别人家破人亡,歉疚悔恨至极。

    她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老人,一辈子都和别人和和气气,连吵架都少。

    没成想唯一的儿子犯下这样的错。

    后来她还亲自上门到被害人家里道歉,但被骂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一次宁璃并没有跟去。

    但她知道那天奶奶回来哭了很久,衣服上也沾了很多灰尘。

    她隐约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而她的猜想,也很快被证实。

    因为那家人开始来家里闹了。

    一次两次。

    三次四次。

    奶奶心里有愧,每次都默默忍耐了下来,除了请求他们不要伤害宁璃,几乎会满足他们所有的要求,任由他们打砸。

    宁海舟判刑之后,宁璃本来以为情况会好转,但是并没有。

    因为他没有被判死刑。

    那家人对这个结果非常不满,选择上诉。

    法院维持原判。

    于是,他们就将所有的不满和怨气,都发泄到了宁璃和奶奶身上。

    一度,奶奶想要卖掉这个房子,带着宁璃离开。

    可她在临城过了一辈子,一个老人带着一个孩子,又能躲去哪儿?

    一开始,他们每个星期都会来,后来就变成一个月一来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频次渐渐减少,但还是会来。

    有时候是过年过节,有时候只是一个寻常的日子。

    不需要理由,只要想起来了,就会过来闹上一通。

    为此,宁璃和奶奶在这里的日子也非常不好过,受到了很多邻居的白眼和非议。

    家里出了个杀人犯已经够令人避而远之,更不用说,她们还为此带来了很多麻烦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似是有人拿着锤子在砸门锁。

    宁璃微微垂着头,眼神没有焦距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,过了三个月回来,就这一天,这些人就又来了。

    她的手松了又紧,指节泛白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向旁边柜子上的相框,深吸口气。

    算了。

    他们会走的。

    她闭上眼。

    再等等吧。

    忽然,外面传来一道男人的惊呼声。

    “你谁——啊!”

    接着,就是一阵混乱无比的动静。

    宁璃一惊,朝着房门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隔着门,她也能听到钝器打在人身上的闷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传来了程西钺有些紧绷的声音:

    “陆二!行了!”

    宁璃心一紧,当即拧动门把手。

    ”二哥!?“

    门刚开,来不及去看,一个人便来到她身前,挡住了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她落入一个微凉坚实的怀抱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吃饭饭啦